新闻广播|滨海广播|交通广播|经济广播|生活广播|文艺广播|音乐广播|相声广播|农村广播|小说广播
 
 
   栏目推荐
更多...
   热点新闻
儿童医院改扩建项目规划方案出炉,将建设拥有500多个车位的停车塔库
天津三季度拥堵全国排名25
拥堵时间成本每月601元
 
美丽会馆---女人故事172
2017-01-22 18:15   稿源: 天津广播电视台生活广播   编辑: 生活广播 周宇菲

只差你一个转身,爱一直都在 周九斤是我们班最瘦的同学,但因为生下来时,重达九斤,周母高兴,就叫了九斤。 刘小米是我同桌,周九斤是从小学的三年级就开始喜欢刘小米的。周九斤是真喜欢刘小米,每天早饭不吃,省下钱给刘小米买冰棍吃,以至于成年后,刘小米始终比周九斤高五厘米,我问过他,为什么喜欢刘小米。他说:“你不觉得刘小米笑起来特别好看吗?特别是那根小辫子,就像蜻蜓的尾巴。” 很小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的比喻有问题,谁会说一个姑娘的辫子像蜻蜓尾巴呢。 也难怪刘小米不喜欢他,太不会说话。但只要有刘小米在的地方,就一定有周九斤在身边。时间久了,班里的同学一看见他们俩,就喊他们是“九斤小米”,其实还真挺配的。 我很早很早就问过刘小米,你为什么不喜欢周九斤。刘小米的回答意味深长: “周九斤哪儿都好,就是太张扬了,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我。” 我说:“他就是希望全世界都知道,你是他的。” 刘小米撇撇嘴,没再说话。 刘小米学习特别好,每次都是班级里的前几名。可周九斤永远都是最差的,但他好像永远都不担心。周九斤依然每天接送刘小米,路上的时候,永远都是周九斤在说话,说一切能逗笑刘小米的话。每天早晨周九斤见了刘小米都说:“小米小米,你看我是不是长高了点儿?我快赶上你了吧。你什么时候做我女朋友呀?” 刘小米总是笑眯眯地说:“还差点,快了快了。” 周九斤之所以每天都缠着刘小米这么说,是因为刘小米告诉他,如果想让我喜欢你,你就要比我高。从此周九斤的生活里,除了刘小米就是吃鸡蛋、打篮球。可不管周九斤怎么努力,刘小米始终比他高五厘米。周九斤不止一次跟刘小米说:“你等等我,别长那么快呀,我很辛苦的。”终于有一天发现,刘小米不再长个儿了,可还没来得及高兴,周九斤发现,自己也不长了。于是他们的身高永远相差五厘米。 刘小米究竟喜不喜欢周九斤,没人清楚,但我知道。有一次周九斤发烧,没来上学,第一次刘小米自己上学。多年后刘小米告诉我说,那天她是一路哭着去学校的。可这也是许多年后我才知道的,年少的周九斤自然无法知晓了,他仍然在孤军奋战,傻了吧唧。 高中毕业,刘小米去了上海的大学,周九斤没考上,差了五分。就像他和刘小米的身高一样,永远差着五厘米,其实那时候周九斤不知道,刘小米如果脱了高跟鞋,他们是一样高的,可没人告诉过他,他也不敢去问。刘小米在大学上课,周九斤就在外面赚钱,卖衣服、摆地摊、烤肉串、当司机,什么赚钱他做什么,每到周末就去学校等着刘小米出来,陪着玩、陪着吃。钱都给刘小米花了,自己一件衣服舍不得买,周九斤说值得,刘小米一个人在外地不容易,自己应该照顾好她,毕竟是自己媳妇儿。 大三的时候刘小米交了男朋友,不是周九斤。 听说那男孩长得人高马大的,是学生会主席,用了一束玫瑰花,把刘小米从周九斤身边抢走了。周九斤后来说过好几次,玫瑰花有啥用呢?她要喜欢,为啥不早跟我说呢?听说那个男孩正好高过刘小米五厘米,我们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,周九斤没戏了。后来周九斤说: “有些事,勉强不了的”我心疼,骂他傻。他不后悔,但也累了。半年后周九斤离开上海,去了宁夏,跑运输,一路从南到北地奔驰。刘小米后来大学毕业,跟学生会主席分手,找工作,搬家。都是周九斤跑去上海帮忙的。也不说什么,就是闷头干活。刘小米看着周九斤的背影不是滋味,谈不上是什么感觉,像感动又不像,就是心疼,但肯定不是爱。因为刘小米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人,不说,就懂。可这件事,周九斤做不到,这么多年一次都没有。看电影只看便宜的,吃饭只选贵的。从不问刘小米喜欢吃什么,想看什么。自己一意孤行地爱着。 因为刘小米的原因,周九斤把运输线改成上海到宁夏,他说从上海出发,再从宁夏回来有奔头,因为刘小米等着他呢。刘小米有一天晚上问周九斤: “九斤,你追我这么多年不累吗?” “不累,就是你总不搭理我,觉得有些委屈。” “那我下个月做你女朋友吧,你别委屈了。” “为啥要下个月啊?” “下个月就是你追我整十三年了。” 周九斤终于追到了刘小米,花了十三年的时间,跨越了他整个人生。虽然要下个月,但他也高兴,这么多年都等了。周九斤特别高兴,想给刘小米好的生活,想把最好的给她,他跟我说:“功夫不负有心人,你看我还是成功了吧,刘小米就是我媳妇儿。”我说是啊,这么多年了,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。 周九斤是那年冬天走的,宁夏回上海的高速,大雾,车祸,人当时就不行了。 距刘小米答应周九斤的日子,还剩半个月,周九斤的葬礼是回老家办的,大部分的同学都回去了,葬礼那天所有人都红着眼眶。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的父母,就在葬礼快结束的时候,刘小米来了,她散着头发,光着脚,手里拎着高跟鞋。慢慢地走到周九斤身边,趴在周九斤身上,像哄着睡着的周九斤一样,轻轻地说: “周九斤,你看我和你一样高了。” “我可以做你女朋友了,你快叫我名字啊!” “我楼下旁边又开了新饭店,你快带我去啊,求求你了……” 我们实在看不下去,强拉着刘小米离开,在挣扎的时候,刘小米的眼泪落在了周九斤的脸上。我们打算把他的东西都烧了。可到最后发现,上面全是刘小米照片,有考试后的,有毕业时的,很多阶段,就差他们的合影。刘小米求我们把东西给他,别烧了,有几个朋友气不过骂刘小米:“他爱你这么多年,可你没资格。”我拉开他们,把东西给了刘小米,她抱着那堆东西,蹲在地上,哭得撕心裂肺。三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上,碰见了刘小米,依然单身。手上戴着佛珠,神态静素,我问:“你这是信佛了?”刘小米点头,说:“也不是信佛,就是舍不得他,想让自己心静一些,也想知道人生在世,到底为了什么。”我说你就打算一直这么单着吗?刘小米笑笑说: “我没法爱上别人了,我欠周九斤的,一辈子都不够还。” “你欠他什么?” “欠他一个答案。” “什么答案?” “……” 周九斤笑嘻嘻地问刘小米: “小米小米,你看我是不是长高了点儿?我快赶上你了吧。你什么时候做我女朋友呀?”

 
受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(022)23601782 转 8020  津B2-20060107
本网站由天津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,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- 2011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