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广播|滨海广播|交通广播|经济广播|生活广播|文艺广播|音乐广播|相声广播|农村广播|小说广播
 
 
   栏目推荐
更多...
   热点新闻
儿童医院改扩建项目规划方案出炉,将建设拥有500多个车位的停车塔库
天津三季度拥堵全国排名25
拥堵时间成本每月601元
 
美丽会馆---女人故事174
2017-01-24 17:36   稿源: 天津广播电视台生活广播   编辑: 生活广播 周宇菲

亮叶子 小时不识月,呼作白玉盘。又疑瑶台镜,飞在青云端。”月亮如盘如镜般圆。而我,一直把它叫做亮叶子,至今也改不了口。      我想,最初把月亮叫做亮叶子的定是农人。因为,他们所见的月,多是如一片叶子般挂在天边的,譬如我的父亲母亲。一弯纤细月静静悬于天上,顶着月光从田间回家;借着一弯皎洁月半夜爬起来,早早起床拾掇庄稼活。这是他们全部的日子。    即使到中秋,我们兄弟姐妹见到的也是弯弯的亮叶子。   秋季忙得很,尤其中秋。稻子熟了,玉米黄了,棉花白了。亮叶子洒下满满的亮光,让农人快快地把丰收运回家。母亲常常把我们安顿在拾起的棉花堆中,说声“别尿在棉花上”,又急急地和父亲一起抢收满地满眼的白棉花了。秋虫唧唧地叫着,河堤苦楝快乐地摇曳着,黄狗的叫唤声被流动的亮光冲得零零碎碎的,又添了几分神秘。一切都被亮叶子的光熏醉了,我们也是,常常在梦香中被父亲母亲和着棉花一起担回家。   那时,也许太忙,也许太穷,中秋节后父母才会说起这么个节日。即使后来有些余粮了,我家也是在稻谷进仓,棉花拾完才过中秋这个节。   父亲母亲就做冷锅饼。母亲在盆里把干面和上水,添上糕头,连同我们的期盼一起藏在棉被里。隔天,半盆面涨成满盆了。稻草添进灶膛,风箱呼呼啦响。母亲烧火,父亲站锅。父亲把发好的面倒进锅里,不断叮嘱:“火不能大,火大了,外焦内生的。”母亲应着:“晓得噢,一点一点添着草呢。”我们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锅,幸福、温暖和着冷锅饼的香立即在家中弥漫开来。表面橙黄中间凸起边缘薄、几粒芝麻像星星的冷锅饼起锅时,母亲一声“来,分亮叶子啰”之后,圆圆的饼被切成四片弯弯的亮叶子。我们一点点咬,尝到酥脆、松软、柔韧、糯甜。父亲点上烟锅,一旁眯着眼看我们。   我永远忘不了那片挂在天上的家乡的明月,如水般倾泻下来的皎洁、安详、温柔、充实的亮光。“亮叶子”,我家乡方言,一个田园里产生的词,一个很美很诗意的词,已经融化到我的血脉里了。

 
联系电话:23601611  受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(022)23601782 转 8020  津B2-20060107
本网站由天津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,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- 2011All Rights Reserved